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新闻中心 业内动态 物流正规军为何难敌路边游击队

[ 物流正规军为何难敌路边游击队 ]

在南京百余家农贸市场中,位于大行宫的科巷菜场堪称“大哥大”,不仅因为它是南京规模最大、历史最久的菜场(已有七十多年),还由于围绕它形成了很大的马路兑菜市场,“辐射”半个南京主城。上周末,科巷菜场升级改造后开业,众彩进场设立配送中心,有关部门希望通过“正规的物流”挤走马路市场,解决蔬菜进城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。可几天下来,配送中心无人问津,马路市场却照常火爆,让人大跌眼镜。

  记者昨天在科巷菜场看到,众彩“e鲜美配送中心”面积有60多平方米,环境布置得像个超市,可出样却少得可怜,土豆、葱头都蔫巴发霉了,半天也没有菜贩进来。值守的营业员介绍,他们目前算是“形象展示”,探探行情,因为批发价对菜贩根本没有吸引力。记者做了一番对比:毛豆,e鲜美2.5元/500克,科巷1.8-2元;西红柿,e鲜美2.6元,科巷2.5元;鸡毛菜,e鲜美3.6元,科巷3.5元……多数蔬菜零售价反而比批发价便宜。

  菜场内配送中心门可罗雀,菜场外兑菜市场格外红火。“这几天夜里综合执法,可把我们累坏了!”秦淮区五老村街道副主任李军介绍,配合科巷开张,区城管和街道联合执法,期望一举端掉马路市场,可是由于配送中心没搞起来,菜贩又到马路兑菜去了。周六夜里,长白街聚集了两百多辆卡车、货的,城管和街道出动了100多人执法。看到这边风声紧了,周日夜里又跑到洪武北路、长江路了,真是防不胜防。

  李军介绍,科巷周边的兑菜市场已有好多年,大大小小的执法行动一百多次,可总是打而不绝,摁下葫芦又起瓢。菜贩看到老白下区查得凶,就躲到玄武区去了,过去甚至在总统府前兑菜。“菜贩是方便了,可这里是新街口、南京中心区,当街兑菜,人声嘈杂、喇叭乱鸣,马路上一地狼藉,不但损害城市形象,对居民生活影响也太大了。”

  理顺蔬菜运销体系,还是要靠市场力量。一般而言,菜价从大市场到农贸市场,常常翻个跟头,至少也要涨个六七成,菜贩毛利还是挺高的,可众彩直销到菜场,批发价怎么会比零售还贵?科巷菜贩们讥讽地说:“批零倒挂,我们还要交摊位费、在城里吃住,喝西北风啊!”

  对此,e鲜美经营部经理刘正解释说,众彩已在全市开了50多家“e鲜美”直销店,市民网上订货、市场配送到店,零售价一般比农贸市场低10%-20%左右。科巷菜价低,是因为兑菜市场就在菜场附近,省了运费和进场交易费。他们的成本之所以下不来,是因为建立了强大的后台系统,如信息平台、物流车队,房租、运营等费用很高。此外,生鲜蔬菜损耗大,配送前要经过分类、分拣,像西红柿就有6种,黄瓜有长条型、水果味的,也耗费了好多人工。“就是按这样的批发价,我们还没什么可赚的。”

  可市场不认这个理。科巷菜场经理王学俊说,谁的菜便宜,菜贩就批发谁的。兑菜市场从大市场运来蔬菜,每500克加价一两角钱,菜贩能够接受,经销户还赚得乐滋滋的。e鲜美菜价高,就因为“太规范了”,附加成本太多,使得马路市场“游击队打败了正规军”。比如运费这一项,大市场一趟车来回就要700元,菜贩开车去批发,油费只需50元。

  王学俊认为,南京众彩距主城30多公里,距城区较远,从市场体系看,兑菜市场算得上二级市场,但它交易的不是地方,菜价便宜也不能建立在损害环境的基础上,取缔还是必须的。要想解开这个死结,要么在城郊结合部建立二级市场,要么大市场重新建立蔬菜配送体系,降低成本,夺回市场。

  市菜篮子办专家认为,菜贩们自己开车,“千军万马”去拿菜,并不经济,也很辛苦。而大市场自行采购,无需缴纳交易费,集中配送符合规模效应,是有市场的。但在我国,蔬菜经营是劳动密集型服务业,价格是最敏感的要素,建物流、搞配送,都不能忽略这一点,因此在保证蔬菜安全供应的前提下,物流成本是首要考量因素。大市场只有务实经营,轻装上阵,才能占据蔬菜配送市场,既赢得菜贩青睐,也为城市分忧。